孙文胜小小说——《灯影戏》-北京pk10计划免费版-官方网站

      <span id="be58fede67"></span><address id="bfea930945"><style id="bga2e5d08c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lf3497997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文苑撷英

          孙文胜小小说——《灯影戏》

          作者:孙文胜     时间: 2018-05-07     点击:7622次    分享到: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灯影戏 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唱完戏,土豆汗涔涔地回到家,就见婆姨脸抽得像鞋帮子。一探问,麦子的嘴里果然蹦出火星子,你天天在外瞎吼吼,活儿忙得我是提起裤子找不见腰。这日子没法过了。娘子——土豆念了句白口,想逗婆姨乐一下,麦子扭头拨开了他的手。

          痴迷唱戏,对于地道的庄稼人来说,的确有些不务正业。他就寻思,与其这样猫嫌狗不爱的下去,不如组建一个小戏班,忙时务庄稼,闲时唱堂会,好坏也算有个名堂。

          弦板腔是秦地关中的小剧种。早先的舞台多用代步的牛车,演职人员四人。一人坐在亮子(帐幕)后舞皮影,后面三人奏乐兼唱词。逢上旦角,由男人假嗓演唱。土豆修习过这个,所以组建的时首先想到了大勇和建平。缺一个人,只能以后慢慢找。大勇平日在村里,一说就成。建平前年妻子病死后,几乎没见个人影儿。土豆四下里撒话没音信,捱到秋,建平自己却找上了门。他提了个条件,要加进个女的。土豆蹲在葡萄架下抽旱烟,吭吭哧哧说,我能唱旦。建平说,女人比男人唱的真。

          土豆又说,半夜三更的出门不方便。建平说,我陪她哩。

          建平问建平,行不行,你也给句话?

          大勇闭目侧耳在调弦子。睁开眼,看到太阳在脚前投了团黑影子。他慢慢抬起头,就看见了厚腰大辫子,是女人。大勇说,你小子找了新媳妇,我和叔还能给你撵走了?

          就这样,戏班算是组成了。

          土豆几人驾着辆“蹦蹦车”,走那儿唱那儿,唱那儿歇那儿。你还别说,这女人不但戏唱得入味,饭菜也做的可口。经过磨合,土豆和大勇慢慢接纳了她。奇怪的是,女人平常难见个笑模样,隔个十天半月的,还会失踪一两天。问建平,支支吾吾的,就是不愿说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          这年冬天,北塬上村子过庙会,戏班不歇火演了二十多场。大伙嗓子哑了是哑了,但钱包都是鼓鼓的。只是土豆好像不开心。

          这天修整,几人借住在一处庙宇里。女人说有事要出去,土豆板着脸不答应。建平的眉头刚皱起,土豆说,我和大勇要出去添行头,还要写个戏本子。你们走了谁接活?女人的脸色转了转,把手里的包袱放下了。

          晚饭时,建平熬了稀饭,买回了肉夹馍,女人不吃,只是抽抽答答地哭。两人无语,相偎着就早早睡下了。

          半夜里,突然“吧嗒”一声响,骇得建平坐起了身。空空荡荡的大殿上,不知何时燃起了大蜡烛。缭绕的烟雾里,隐约还听得见哭喊声。

          姓甚名谁?何方人氏?幽暗的神龛上,突然有两团绿火在跳跃。建平吓得头发都竖直了。

          他忙不迭声地回答过。殿上又问,为何不顾纲常,拐人良妻?

          建平磕着牙齿否认着,就被青面獠牙的鬼役,一把拉出被窝按跪了。

          唗!大胆刁民,还敢否认?

          门外,白毛风呜呜翻卷着鹅毛雪,摇得门框咣噹响。鬼役“哗啦啦”抖着铁链子,恶煞煞就要往他脖子上套。建平赶紧磕头说,我在她村打席子,她老公瘫痪有两年了,日子恓惶得像清汤。她会唱高腔,我带她出来赚几个钱。

          你可知道,那家人的日子如今怎么过?

          鬼役从腰间摸出一面镜,建平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。一对儿女哭爹喊娘的倚着门,鞋未穿,衣不整,脸蛋冻得像烂红薯。屋梁上悬挂着一条绳,男人爬行着,就是上不了高脚凳。

          不要啊,大哥!建平晕倒在了雪地上。

          睁开眼,已是第二天中午了。阳光慵懒地落在地面上,土豆胳臂上吊着白绷带,和大勇坐在床一侧。女人系着围裙,叮叮咚咚在做饭。

          建平说,叔,你受伤了?

          大勇说,二叔背你回家时,脚底打滑滚了沟。

          建平羞愧地红了脸,叔,我要送她回家了。土豆点点头。

          来年开了春,女人招夫养夫,建平进了女人家门。结婚那天,鞭炮齐鸣,笑语喧天,几个人痛痛快快地唱了场《花好月圆》。分手时,建平幽幽地说,可惜戏班要解散了。

          土豆说,散了就散了,这辈子我的戏算没白唱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运销集团)

          Copyright 2010-2020 北京pk10计划免费版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
          网站地址:www.wf800.com 邮政编码:710065 投稿信箱:shccig@163.com 技术支持:
          官方微信